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苑风采 > 公安文苑

《请尊重我们的文字》

发布时间:2017-08-08 09:21 发布者:张策 浏览次数:

  最近在某杂志上翻到一篇文章,标题实在让我迷惑:《牛剑之行》。好奇心起,猜了半晌,却仍不得其解。只好向作者“投降”,去拜读他的大作,方知他写的是一篇到英国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参观的感受,勉强算得是篇游记。不禁哑然失笑,很佩服作者把牛津和剑桥合并起来简称为“牛剑”的丰富想象力。

    不禁想起李金斗先生的一段相声,叫《省略语》。说的是一家招待所服务员用简化语招呼客人的故事。其中有这样的片断:“上吊的往里走!”“上吊的?!”“对,上海吊车厂的。”“自杀的上楼!”“自杀的?!”“对,自贡市杀虫剂厂的。”……客人们都吓跑了,只剩下个笑呵呵的老头儿说:“我等着她叫我三叔呢”,原来老人家是第三输变电器厂的。
    原想相声是生活的夸张,不料现实里居然有了“牛剑”的真实故事。笑过之后,是严肃的思考,我们的文字,现在真的需要尊重。
    古代人对文字是极其尊重的。写过字的纸张,不能随便丢弃,更不能拿去当作厕纸。专门设置有焚纸炉,上书“敬惜字纸”,写了字的纸张要恭恭敬敬地烧掉。现在我们当然不会这样迂腐,但在对待文字上,我们应该学习先贤对文字的那种尊重,特别不能在世界沟通渠道畅通、网络语言大行其道的今天,对我们的中华文字执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。
    文字是文化的重要符号,是一个民族发展进步的记录手段和重要内涵。文字当然需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展,不断地丰富和改变。新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就收录了不少新的文字和语言,包括网络上的流行语言。但这是一个严肃的过程,它的严肃性有自然形成的一面,不断地有出现,也不断地有淘汰;也有人们把握掌控的一面,特别是我们不能任由文字被污染、被扭曲,被莫名其妙地异化。
    举个很小的例子。现在网络语中常常用到“方”字,据说是指“慌张”。这便让人有些不明白。“方”和“慌张”,从字意、字形上,甚至从细微的情感联系上,都谬之千里,只是从语音上勉强算是谐音。这样的变化,显然过于随意,是对文字、对语言的不够尊重。类似的例子还有“酱紫”,是“这样子”的谐音,好像来自宝岛台湾民众那糯糯的口音。相比较而言,年轻人现在常常用到的那个“萌”,就好得多,因为查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“萌”本身就是指萌芽,“比喻新生的未长成的事物”,今天用来形容人或动物的幼稚状态,准确而生动。
    类似“方”这样的词汇,终究会被淘汰,缘于它的随意性。而随意的编造,随意的简化,随意的改变语言结构,都是对文字的破坏,是我们要警惕的事情。像“牛剑”这样的荒谬简化,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正规刊物上,作者有责任,编辑也有责任,保持中华文化的严肃性,是我们每一个文化工作者的职责。
    最近常常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关于书籍报刊出错的消息。有的错误简直匪夷所思,让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我以为,这些错误的发生更多是因为我们对文字的尊重越来越不够,我们的意识在满天飞的各种网络语言中变得越来越混乱,因此在工作中的责任意识越来越淡薄。前不久在一部散文集的编辑过程中,有位老编辑敏锐地在字里行间发现这样一个表述:“一位流氓”,他慎重地把“位”改成了“个”。这样的严谨,是一个编辑责任心的体现,更是一“位”文化工作者对文字的尊重。
    还是那句话,有生命力的文字当然要发展、要丰富,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进程中,这种发展和丰富就会更迅速,更有活力,也更需要我们慎之又慎。像“牛剑”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,还是让它保留在相声里吧。
 
    张策,195610月生,满族。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、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、全国公安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全国公安曲艺家协会主席等职。至今,已创作有长篇小说3部、中短篇小说集4部、散文集1部、报告文学集2部和影视作品多部(集),多次荣获国内各类文学奖项,作品多次被知名文学选刊选载,被公认为中国公安文学领域的核心人物之一。
  • 甘公网安备62110202000073 邮编:743000 邮箱:2202426950@qq.com
  • 版权所有:定西市公安局 网站联系电话:0932-5908016 网站标识码:6211000010
  • 地址: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6号 陇ICP备1100503号-1